《爱你眉目如画》

下载本书

第二十一章 甲等

作者:都给朕退下 字数:3835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伏天氏 极品全能学生 韩三千苏迎夏 男欢女爱 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陆鸣至尊神殿 元尊 最佳女婿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大神你人设崩了 我有一座恐怖屋 赘婿当道 顶级神豪

棉花糖小说最新网址:www.mmhtwx.com

    “嗯?”百里婳微噎。

    “他带着一对乐师来的,还说……”百里徽言用怪异的目光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一眼,“苏无咎让他对你说的,昨晚实在抱歉,希望没有吓着你。”

    百里徽言扬起一边的眉毛,“说,你们昨晚发生什么了?”

    场上的比赛还在继续,一时也没人注意到他们,百里婳对着百里徽言勾了勾手,百里徽言倾着身子支起耳朵,就听百里婳在他耳边压低的气音,一字一顿的说了三个字,“没——什——么。”

    百里徽言顿时知道他被这个丫头戏耍了,忍不住敲了一下她的脑门,“行啊你,连三哥都敢糊弄了!”

    “第一局,请七公主上场。”舞台上的太监宣布书法局第一局被抽中的人选。

    百里徽言和百里婳皆是一愣,前者挑眉,“你今天的中奖率有点高啊。”

    百里婳不置可否的一笑,“让三哥吃惊的还在后面呢。”随即起身向中间的舞台走去。

    主持太监出的题目是,默写《诗经》里的《卷耳》。

    有人因为震惊开始窃窃私语,这首诗篇有不少复杂的生僻字,就算是让他们照着抄也不一定能抄的对,却要默写?而且还要看书法如何,顿时有不少人面露难色,暗暗祈祷抽到自己的题能简单一点。

    台上已经摆放着一椅一桌,桌上放着笔墨纸砚。

    百里婳走过去坐下,顿了顿才提起了笔。

    她握笔的姿势和宋睿如出一辙,带着一股沉静又从容的高深。

    台上的少女低头,默默的书写起来。

    台下看着她的眼光各异,大多数是看笑话的,虽然她在刚才的棋局上让人出乎意料了一把,可是让默写《诗经》里随便抽取的一首诗文,除非她能把整本《诗经》都背下来。

    这样的话,她又怎么可能是人们所传的废柴公主?

    正在大家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台上兀自传来少女清脆简短的声音,“好了。”

    她的话让连站在她身边的太监也吓了一跳,赶忙低头看向桌面,白色的纸张上果然落满了颜筋柳骨、鸾漂凤泊的字迹。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太监不确定的检查了一下纸张,笔墨未干,确实是刚才新写的。他又照着书籍对照,一字不差。

    他将信将疑的将纸递给台下的小太监,小太监小跑着把百里婳所写的字递给了太子。

    百里子骞打开纸张看了一眼,目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面无表情的将纸折了回去,宣布道:“七皇妹默写的《卷耳》字倒是没有错,就是写的字体丑了些,还望日后多加精进。”

    这时倒是没有了嘲笑声,她竟然能默写《诗经》里随意抽选的一首诗,显然并非胸无点墨,至于字体,对于这位七公主显然不能报太大的希望。

    “拿过来朕看看。”身后蓦然传来低沉的嗓音,百里子骞后背一僵,捏着纸张的手紧了紧,最终还是双手递上。

    手上的纸被人抽走,百里子骞一时不敢抬头,静静的站着。

    “呵。”龙椅上的人笑了一声,“这字哪里丑?”

    也没质问刚才百里子骞为何会说百里婳写的字丑,而是对着太监总管冯贵说:“宣布吧,七公主所写之字,甲等。”

    冯贵弯腰是了一声,上前两步,大声宣布:“七公主所作之字,甲等。”

    场上众人:“!!!”

    他们没听错吧?

    陛下亲自认定甲等,那得写的多好?

    一时有人好奇这位公主的书法,看她的目光也从轻视变成了震惊和好奇。那道从台上走下来的纤瘦的影子吸引了不少神色各异的目光。

    百里子骞缓缓握住了拳头,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坐在场上的宫都房,然后沉着目光移开了视线。

    宫鸾的视线一直追随着百里婳直至坐下,才收回视线低头抿了一口茶。

    台上的比赛还在继续,有出色的佼佼者,也有表现平平的平庸之辈。

    而十个人,甲等字的只有三个。

    第四场,画。

    百里婳本来已经做好了再次上台出丑的准备,结果这局竟然没有听到她的名字。

    她暗暗好笑,估计是想让她好好出一出丑的人因为她前两局的表现,以为她的画也做的好,索性不让她上台了。

    画的抽选人里又有楚酒欢,他一上台,其他人基本就只是陪衬了。

    他画的是一副山河图,锦绣山河,高山流水,风光旖旎,气概豪迈。

    就连百里诰也连连称赞。

    画局结束后中场休息的一炷香时间,然后开始最后的演出。

    舞。

    这局只限女子。

    第一位被抽中的是内阁学士的千金邢敏儿,她开头就为大家献上了一支难度极大的舞,惊鸿舞。

    诗云:“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耳时流盼,修据欲溯空,唯愁提不住,飞去逐惊鸿。”

    可见此舞的难度与优美。

    音乐毕,舞毕。

    舞局,从开头,就被推上了高潮。

    人们还没从第一局回过神来,第二个人已经上场了。

    一身绿色衣裙的少女,一把木剑别在身后,飒然利落。

    显然,她要舞的是剑舞。

    女子很少有人学剑舞,大多以婉约娇柔为美,而剑本来是利器,与女子的温柔细腻不符。

    而这位与众不同的女子,正是之前和紫衣女子说话的少女。

    随着打令,少女的剑舞动起来,动作连绵不断,如长虹游龙,首尾相继,又如行云流水,均匀而有韧性,剑与穗刚柔相济,变化多端,使剑舞生色不少。她的舞姿潇洒英武,形式绚丽多彩,令人赏心悦目。

    百里婳拉了拉百里徽言的袖子,“三哥,我怎么觉得台上的女子老是朝着你看?”

    百里徽言难得的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听到百里婳的话,疑惑,“有吗?”

    百里婳再看回台上时,那女子已经表演完毕,正往台下走。

    紧接着,第三个人上台。

    一直到第九个,就当百里婳以为那些人决定放过她的时候,她的名字被叫响。

    啊啊啊啊!她那惊世骇俗的舞啊!她并不是很想跳啊啊啊啊!

    舞局最后一位上台者,百里婳。

    百里婳上台前先提了一个要求,更换乐师。百里徽言给百里诰解释,说这些都是从百音坊请的乐师,百里诰愣了一下,看着台上的少女眼眸微微变了几分,点头同意。

    从后台换了衣服,一身短衣长裤的女子出现在了台上。

    百里子骞和宫鸾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的再次看向台上。

    少女穿上黑色长裤,显得腿又长又直,这样一看,好像也没有多矮。上衣是红色圆领短衣,袖子收紧,让她看起来利落干练。

    她的一头头发解了发髻,改用墨色的丝带高高束起,更加彰显她小巧的脸颊精致不已。

    她站立的时候脚微微分开,两只手背在身后。

    哒哒哒。

    三个短暂的音节过后,律动带有动感的音乐猝然响起,不同于他们所听过的所有音调,富有极强的节奏感和动感,听的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再看台上的人,大开大合的动作总是出其不意,简直和此时的音乐融为一体。所有的动作干脆利落,还有几个动作大胆且妖娆,妩媚且又让人感到她冷傲的禁欲感。

    不过让人遗憾的是,这支舞并不像以往人们所跳那么长,再加上音乐的节奏又快,让人觉得还没才刚融入其中,就结束了。

    这让所有人意犹未尽,回味无穷。

    此舞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就连从未正眼看过她的楚酒欢,此时看台上的人也露出一丝还未退却的入迷。

    离宴国虽然民风开放,可是向这么大胆妖娆的舞蹈从来没有见过。

    百里婳先去后台换回衣服,然后回到了台上。

    这支舞显然引起了百里诰的兴趣,他问:“小七,你刚才跳的是什么舞啊?”

    百里婳福了一礼,才答:“此舞乃爵士舞。封官加爵的爵,士气的士。”

    原来叫爵士舞,名字听起来还挺好听的。

    百里诰满意的点点头,又问:“是谁教你的?”

    百里婳怔了一下,咬了咬唇,说:“是三……三皇兄请的一位高人。那高人教完儿臣后便离开了。”

    百里诰看向百里徽言,“你给她请的舞师?”

    百里徽言摸了摸鼻子,起身说:“儿臣前年去江南视察的时候救了一这位……女子,后来儿臣回京都后又遇到了她,说非要报答恩情,儿臣问她会什么,她说善舞,正好七妹在找舞师,儿臣便把她推荐给了七妹。就在昨天晚上,她说已经报完了恩,就此离开了。”

    百里诰呵的笑了一声,不置可否,转头看向宫鸾,“皇后说要今天给小七物色一位未来郎君,现在可有中意的?”。

    宫鸾神色微顿,随即缓缓笑了,“七公主才艺出众,不负众望,实属难得。婚事上自然不可轻视了,依臣妾看……”她扫了一眼台下,“在场的公子哥臣妾认得的也不多,也不知家世如何,不如,从长计议吧。”

棉花糖小说最新网址:www.mmhtwx.com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mhtwx.com/down/txt137836.html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http://www.mmhtwx.com/book/13783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二十一章 甲等)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二十章 大会     返回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
俯视的意思演员李羚牟兴区的结婚照片康恩赫中环三太子张嘉译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