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帝传》

下载本书

第一百零九章 决战妙魇

作者:雾中闲人 字数:4903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伏天氏 极品全能学生 韩三千苏迎夏 男欢女爱 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陆鸣至尊神殿 元尊 最佳女婿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大神你人设崩了 我有一座恐怖屋 赘婿当道 顶级神豪

棉花糖小说最新网址:www.mmhtwx.com

    小丫现在的吐丝攻击,可网、可缠、可刚可柔,攻击起来花样繁多战力不弱。但毕竟是神兽,幼年期攻击手段有限,战力被大大地压制了。最近北冥玄稍有余瑕就研究那本天妖真经,很有些心得,转而在小丫身上的试验,海灵也如法炮制训练小焱,都取得了一些效果。如小焱的双翅可发出风刃,小丫可以身体缠绕围敌,以龙牙攻击,这都是经过训练才掌握的全新技能。两宠也是通灵之物,自然欢欣鼓舞乐此不疲。

    海灵的炼丹术也提升的很快,供应古武的丹丸不在话下,炼气级的丹药也能熟练掌握。辅助类丹丸,如清心丹、聚气丸、解毒丹之类也炼了不少。

    这一日与外界联系得知,问心师太和玉琳道长都已经天阶圆满又准备尝试冲阶。北冥玄怦然心动,问海灵可安排好两位前辈冲阶的丹药?海灵早就预备齐全,北冥玄让海灵将二人请入秘谷冲阶,他也一切就绪就要冲击融元了。海灵练气期还有一丝未圆满,正好为他们护法。

    相对二位古武前辈的平静冲阶,北冥玄的冲级显得繁琐得多。在各种丹药和数颗融元丹的补充下,引发了天发异像。以天地灵气能量灌体补充不足,才最终融元成功。全身真气已成功压缩为真元,尽管丹田又显得空荡荡了,可无论是功力战力都有了质的提升。神识也骤增一倍,如今全力散开足,可以罩住方圆十余公里的范围,这就是一座中等城市的大小了。

    北冥玄成功融元后稍一稳定境界,就迫不及待地冲出洞府。看到久违的秘谷美景,胸中真元激荡,忍不住纵声长啸。海灵、宁欣、欣姝闻声而至,见北冥玄虚空而立仰天长啸,都不禁喜极而泣。

    随后北冥玄发现问心师太和玉琳道长冲阶受到影响,忙转换啸声,以声传能助两人一举突破屏障,顺利达到古武圣阶。乘两人稳固境界之际,与妻、女、外甥女相见,互叙别离之情。北冥玄抱着爱女,抚着外甥女的头,两人一人已是婷婷少女,女儿也已十二岁再不像儿时那么调皮任性,显得懂事有主见了。

    北冥玄问女儿:“四年不见,想爸爸吗?”

    宁欣小鼻子一皱,捧着父亲的脸说:“当然想了,要不是还可以和您通电话,我肯定受不了呢。不过最想你的是妈妈呀!”

    第二天,北冥玄与家人呆了一天,第三天一早,就收拾整齐告别爱妻、孩子、亲人来到武林源。武林源的会场中,十余万古武人士无人缺席,早早便等候在会场中,黑压压的人群寂静无声。四年的征战,让这些桀骜不训的古武人有了军队般的纪律和自觉性。残酷的战斗不是靠一个人可以战胜的,必须听从指挥齐心合力。

    北冥玄与诸大能汇合后走上主席台,风布雨阁主说:“各位古武同修,今天是大家企盼已久的日子,今天是我们和妖魔决一死战的日子。四年来太多的门人弟子,太多的亲人被这群恶魔屠戮杀害。这血海深仇不能不报,这些邪魔妖怪不能让他们再肆虐人间,让我们齐心一战,虽死犹荣!”

    台下十几万人齐声高呼:“齐心一战,虽死犹荣!”

    风布雨又接着说:“就在三天前,问心师太和玉琳道长同时冲阶成功,成就了500年来古武前所未有高度。今天他们将和北冥玄大长老带领我们的决死队,奔赴符禺山与魔酋决战。我宣布5000决死队成员出动,清扫中洲魔影妖氛。”

    没有过多慨率激昂的战前动员,古武人每个人心中都憋着一股劲,如今无需动员,个个斗志高昂。三架B3运输机降下,5000决死队成员登机向符禺山飞去。不一时已经飞临符禺山,B3缓缓降低高度,北冥玄神识覆盖住下方,瞬间便找到常庭派众人集聚之处。为避免妙魇的神识发觉,他一直很小心地从外围慢慢推进,集聚之地正在符禺山后的深谷边缘。只是仅从外围看,人数并没有相像中那么多,仅千余人,和情报中的所称常庭核心近5000人入山相比差异不小。

    北冥玄安排B3降落,5000精锐决死队员迅速下机,组成一个个小组,从各个方向往符禺山天符峰外压去。立时一股极强的神识力量与他的神识一碰,一阵尖利的笑声在山谷中响起。

    妙魇那妖媚入骨的声音传出:“北冥小哥儿,终于忍不住出关了?来的正好,你姑姑正缺人手。这该死的大阵,天符子来了没有,让这老不死的快把这大阵破了,咱们可以传送回仙域。”

    北冥玄应道:“妖魂,你这残魂碎魄还有什么资格称我师尊之名,待我替师尊收了你。”

    妙魇又发出了一阵尖利的笑声:“好小子,胆子不小,敢在你姑姑面前说嘴。来吧,杀了你这小的,还怕那老不死的牛鼻子不出来收尸吗?”

    李毅荣听这妖婆说的恶毒忍不住喝道:“老妖婆,就剩下点残魂还不自在,风一吹都要散了,还不滚回阴曹地府去。”

    妖魇一声冷哼,北冥玄身形一闪挡在李毅荣身侧,一面玄铁元罡盾牌陡然现形挡在前方,只听“叮”的一声,一枚漆黑如墨的乌木簪扎在盾上被弹开。

    北冥玄高声喝道:“妙魇,你虽只剩一缕妖魂毕竟是前辈仙人,怎么有脸对一俗世晚辈下此黑手?来吧,你我放手一搏。”

    妙魇娇声说:“既然你这小哥儿有此雅性,姑姑就陪你玩玩吧!”

    声音柔媚入骨,风骚入髓,让人不自觉地心生异念,把一干决死队员挣的面红耳赤。

    北冥玄提气开口:“天符峰顶风景绝美,你一代宗师老祖葬生于彼,也不枉了。”

    一声声如钟鸣鼓震,顿时解了妙魇的情欲魔音。妙魇哼哼冷笑:“小哥儿好大的口气,待我将你抽魂炼魄尝一尝这百鬼炼体之苦。”

    两人边斗着嘴各展法术,瞬间已来到天符峰顶。北冥玄一身洁白胜雪的褂子,黑色的宽松练功裤,脚穿一双精致的布鞋,在峰顶一块巨石上长身负手而立。妙魇化为一股黑烟飘呼而至,在北冥玄面前渐渐凝聚成形。

    左手轻抚鬓角说:“牛鼻子收的好徒弟,短短数年不见,居然就有融元功力,在这蓝海灵气稀薄之地,不错不错。可惜是个男身,否则姑姑都要考虑用你这具躯壳了。”

    北冥玄说:“你不过是妙魇自爆元婴而剩的一缕残魂,不躲在一旁苟延残喘,还要出来祸害人间。不怕天道昭障,发下天遣让你彻底消散于天地间吗?”

    妙魇掩嘴笑道:“你小小年经,就听天符子这老鬼胡说八道给你洗脑。天道无情,万物皆为刍狗,试问谁会在意蝼蚁之存亡?若果然天道昭障,这世上哪来的魔修、魔尊、魔祖与所谓的正道并存?修道之士本就逆天而行,遵循天道还修什么长生万年?只应生老病死,安心轮回便了。故而我辈魔修率性而为,只为已之所欲,哪管仙怒人怨?看你也是明理有智真性情之人,我才费此口舌点醒于你,莫被天符子引入歧途。”

    北冥玄哈哈大笑:“多谢前辈好意,行事但凭本心,世间凡人尚言,有所为有所不为。修道虽逆天行事,只需寻得天道之机便可采天地灵气为已用,与天地相合,与天地共存。大千世界灵药仙草奇珍异宝比比皆是,取而用之不伤阴德不背道义。尔等魔修丢失人性为魔欲所控,哪里还有什么真性情?不过是诸魔傀儡,修道十数万年来,谁闻修魔者有恶始而善终的?”

    妙魇略顿了顿说:“笑话,你仙域都没到过,哪里能知晓仙域中魔祖飞升无数。即使受功力所限无法飞升的,在仙域中纵横无忌者不知凡几,便是我众妙门的妙空老祖,声震昆仑何人敢惹?大道三千,皆为无上妙法,殊途同归,何必拘于形式?我苦口婆心并不是惧怕你这晚辈,你知道这大阵之后是什么吗?”

    北冥玄说:“是我师尊布下的大阵,守护的什么我当然知晓,难道你还想破阵而出,借这传送法阵回到昆仑仙域?”

    妙魇这次正色点头:“难道你和天符老鬼不想回仙域?蓝海星千年前就灵气消散,不复之前的状态,再不适合修道。就如今的情形,只要有三个以上的融元境全力吸取,这颗星球迟早灵气耗尽归于荒芜。到时别说修道,合星之生灵也将荡然无存。你师徒即称天道,为了此星球上兆亿生灵也要离开啊!你和老鬼已是两人,你总不会想我永远只是魂魄状态,若有一日我修得肉身,我可不会管这星球上生灵的死活。就算你和老鬼愿意为这些蝼蚁献身不再吸纳灵气,我的功力上去后一定会灭杀尔等独占这蓝海星的。为今之计,你们且助我打开大阵,送我或我们三人一并回到仙域。有什么恩怨回到仙域各聚弟子门人,亲朋故交斗上一场大的岂不快战。我一直没有对你痛下杀手,就是此意,否则你纵能逃脱,门人弟子,至亲家人可挡得我吗?”

    北冥玄摇头所:“你连我布的越秀山、武林源的防护阵都破不了,更惶论师尊所布的大阵。凭心而论,你若能破阵而入早就擒我弟子、亲人威胁了,哪里还用费这口舌与我商议?可别告诉我你妙魇是个好说话,考虑别人感受的主。实话对你说,一来恩师与我绝不会与你这邪魔合作,二来你以为破阵就有用吗?且不说启动法阵的法器和上品灵石,你有本事让仙域也开启对应的传送法阵吗?别痴心妄想了。”

    妙魇摇头说:“以法器开启了这边的传送法阵,对方自有响应,总有一线可能。若不抓住这千载一回的机会,还修什么道,成什么仙?”

    这回轮到北冥玄一愣,妙魇所言未必无理,但他心智何等坚实,只是一顿便坦然:“前辈之言有理,但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观这峰下,为你蛊惑、奴役者手中沾满鲜血,我古武血性武者纵百死亦要食其肉寝其皮。我难道不知其中大部分实为你的魔头所控?群情激愤之下,纵有慈悲亦难挽回。你我唯有一决,正邪不两立,或你魔焰滔天或我斩邪除魔。”

    言毕再不犹豫,青龙剑出,今日之青龙剑方显法宝威力,一道丈许青光四周青龙缠绕,直奔妙魇斩去。妙魇无奈祭出数道黑光,乃藏玄蛛丝所炼就,丝丝环绕缠住宝剑。

    峰下5000决死队员人数占优,均是十数万古武者中挑选出的最强高手,而且同仇敌恺斗志冲天。应道浦被问心师太和玉琳道长接过狠斗,常庭派的一众天阶被龙阁一一安排人手挡住。剩下的千余常庭弟子、魔头被北冥玄发下的天罗符所困,除魔符除魔无数,渐渐被斩杀殆尽。

    本指望妙魇祖师迅速灭杀北冥玄赶来助阵,不想上峰半日不见返回。峰顶青光闪耀黑丝重重,斗得正紧。应道浦眼见毕生心血今日毁于一旦,常庭派从此振兴无望,又要因此而尽遭屠戮断了传承。这厢问心师太、玉琳道长本就在功力上压他一筹,若不依仗几门魔功历害已是落败就擒。

    应道浦想起恩师当年不嫌弃他是天道门弃徒,收他为关门弟子,倾力相授传其衣钵。他也立誓振兴常庭称雄古武,可如今只落得天怒人怨众叛亲离,成为古武公敌,终于到了今天这将被灭门的下场。他心中这根弦被拨动后再无法自制。

    他挥掌迫开问心师太、玉琳道长,跃上一块巨石大喝:“常庭所属都住手,听我一言。”

    问心师太等见他决绝之意,均挥手令大家罢手只围不攻。应道浦看了看眼下,天阶长老们只剩下白兆兴、何道盛等三数人,门下弟子也只有聊聊百余人在支撑,人人身上带伤已是一败涂地之势。

    他一抱拳:“常庭派传承数千年,实为古武一脉。今因我倒行逆施,断送祖宗留下基业,道浦愿一身担之,我将自裁以敬天下,还望诸位留我常庭一点血脉,莫要断了先辈传承。”

    玉琳道长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今日之果,是尔等自取。武林会上龙阁、北冥先生放过常庭派,致有如此古武大劫,难道你还想故技重施,非陷古武万劫不复才甘心吗?”

    应道浦说:“这魔法、魔功、魔头实是妙魇一人所为,我等都是被其蛊惑操控。我承诺,所有弟子皆由你们驱除体内附魔,且关押至确认已洗心革面止,不从者但杀之无妨。”

    文韵冷笑:“我等为何要费此心力?邪魔妖怪斩草除根即可,难道今日你们还望逃生吗?”

    应道浦摇头:“我要逃命无人可拦我,只要我不死,妙魇便有栖息恢复之地。我自裁化为灰烬方可断她退路,古武才有最终和平。今日我已幡然醒悟,只求得我常庭血脉。”

    言毕,他也不等大家答话,在巨石跪下向众人叩了三个头,所有常庭弟子均泪水长流拜伏于地。只见巨石上火光一闪,应道浦点燃心火,以无上内力由内而外,瞬间心火已烧遍全身。火光中他痴痴地望了心爱的门下弟子一眼,转而望向问心师太,在满眼的企求和期盼中化为飞灰。

最新网址:www.mmhtwx.com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mhtwx.com/down/txt134576.html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http://www.mmhtwx.com/book/134576.html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百零九章 决战妙魇)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道法修行     返回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
我是特种兵剧情简介梦在手里生化危机诅咒片尾曲求互粉战争1942华为gsm模块pt是什么意思水果画画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