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求你快逃》

下载本书

第五百三十七章 女帝已死,仙人自重

作者:唇红 字数:9081 返回书页
推荐阅读:伏天氏 极品全能学生 韩三千苏迎夏 男欢女爱 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陆鸣至尊神殿 元尊 最佳女婿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大神你人设崩了 我有一座恐怖屋 赘婿当道 顶级神豪

最新网址:www.mmhtwx.com

    鸠浅这等做法,几乎就意味着他已是不需要任何人再去插手。

    烟尽雨懂得这种行事的缘由,但是他原以为鸠浅永远不会去用这种破后而立的方法。

    一个经脉尽断的武夫不仅要重新续上经脉,还要再次踏上修行之路,而且需要在十年内修到八境人仙的阶段。

    这个要求不可谓不高,甚至还可以说犹如朱雀浴火,难如登天。

    烟尽雨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但是在他的认知里,已是前无古人。

    “小兄弟,这般岂不是是用十年残喘换了封家一族的绝路?”平一洛仍然是个善良的人,心说惩戒若是给到了灭族,他觉得太重。

    “封宇火现在就是七境了,十年只不过只是让他再升一境。”鸠浅回答的理所当然,直接跳过最重要的一环。

    “墨海,尚还没有一个人十年内能够续好经脉,并且踏上了长生路。”烟尽雨这般话少之人,此时难得多一句嘴。

    “嗯,我知道,前无古人嘛。他可以当第一个。”鸠浅无所谓的点点头,他很同意大哥的话。

    确实如此,鸠浅也没听说过有人做到过这样的事情。

    “但愿后有来者。”平一洛对封家的失望,一下子又变成了悲挽。

    昨日裴家姐妹和平一洛几乎已经伤重垂危。

    他们各自得到一颗造化玄元丹,此刻又如往初一般生龙活虎。

    此时,他们三人,心中怀有一丝希望,便是寄托在了这种神奇的丹药上。

    若是封家也能依靠自己弄到一颗,那么封宇火十年破境就大有希望。

    不过这些事情就不是鸠浅应该挂念的了。

    离开生财城三天,鸠浅知道西秦的人北上了。

    “西秦王在皇城,应该是。”烟尽雨说了句话,提醒鸠浅。

    “待会儿,兵分两路,我入城,大哥带着他们站在神识边缘。”鸠浅点了点头,一句话的就安排好了事宜。

    “做这种事,你想好了?”烟尽雨知道,鸠浅这是要去救女帝。

    根据最近的消息,墨海皇室中,大多已经被打散了人心,四处逃离。

    唯有女帝明知西秦人会北上,还一步未移的站在皇宫中,等着逆贼站到她的面前。

    “有什么好想的?她不是喜欢我么,让她老死得了。”鸠浅迎风打着哈欠,极其放松的说道,分明他自己才刚醒不久。

    “西秦王对我已经起了杀心。”烟尽雨提醒鸠浅,“此行不安全,他未必会任你带走女帝。”

    “嗯,赌赌。诈他一下呗,大哥待会戏要演好哈。”鸠浅嘿嘿一笑,仿佛又变成了以前那个心性贪玩的小孩子。

    “公子,还是让我们跟你一起吧,到时候我们可以帮忙背着女帝。”裴三千极其难得的主动为她的公子出谋划策,此时话一出,鸠浅有些惊讶。

    “跟我一起,拖我后腿,把我拖死?”然而,鸠浅还是对她们极其不屑,放肆揶揄。

    鸠浅承认,裴三千现在战力在凡上境的人中已是不俗,只是他习惯了她只是累赘。

    裴三千这些天的决策,无一不在体现她是一个笨货。

    况且,他们到时候面临的对手是西秦王秦画。

    就凭她这点战斗力,不足以挡住秦画一招,仍然只能是累赘。

    “小兄弟,多个人,有个照应。”平一洛早早放弃了劝鸠浅不要去皇城的念头,而是语重心长的发出劝告。

    平一洛想告诉他,此时的裴三千,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了。

    很多时候,她还是帮得上忙的。

    最主要的是,现在的裴三千已经不适合呆在东方世家中了。

    “她太弱了,照应不了。”然而烟尽雨接下来吐出平静至极的一句话彻底让三人心凉个底透。

    烟尽雨心里有些担忧,不禁想起自己的二弟。

    若是小齐在这里,局势就明朗了。

    于是,烟尽雨下意识的叹了口气,以极微小的幅度摇了下头。

    见微知著的众人,还是察觉到了烟尽雨的忧虑。

    不过,有些事情需要重新掂量一下。

    做决定的人是鸠浅。

    鸠浅挠了挠头,拍了拍大哥的肩头,安慰道:“放心,西秦王秦画不知道多爱自己的子民,不会跟我赌的。区区一个女帝的命,从来没被他放进眼里过。你们跟着我吧。”

    女帝的命,从来没有被秦画放进眼里过。

    暂时还算是皇室刺客的裴家姐妹听到这句话,一时之间心情复杂至极。

    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失落。

    同样是王,她们的女帝可是终日为那围纱仙人的威名而忧愁呢。

    生财城距离皇城并不是特别远。

    真九境之人若是想赶路,不消一日便可以轻松赶到。

    鸠浅一行人赶到皇城时,就发现一群西秦的凡上之人在城中穿梭,掠夺。

    西秦的人或者仙在这十年间都只做一种事。

    那就是化身强盗,夺宝越货,杀人取财。

    烟尽雨和裴家姐妹,平一洛四人没有再向前行。

    烟尽雨领着三人,在城外挑了一处僻静地儿,围桌而坐,闭目而息。

    鸠浅没有去管这些强盗,烧杀掳掠,也没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他直接如入无人之境,穿过众多凡上之人的范围。

    然后他便以最近的路程,向皇城北端的墨海皇宫赶去。

    西秦有人握紧了刀,眼神微凝,如同毒蛇一般盯着经过他们身边不远的鸠浅,蓄势待发。

    然而有一个光头大汉,吹了声口哨,闻声者便皆压下心里的杀意,重新埋头苦干,加快了掠夺的速度。

    他们其中有很多人,此时心里有疑惑。

    为什么北攻之行如此顺利,中途竟然没有遇到一丝阻拦?

    后方的军事秦豪还在隔一段时间就配给他们一个锦囊,难道是战事还不算了结?

    要知道,这距离他们屠光生财城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天。

    三天,足够那些一刻飞行千万里的仙人做很多事情。

    他们想不通,为何仙人早不北上,晚不北上,偏偏挑在了此时?

    今日西秦,已非昨日西秦了。

    围一个生财城也用不了七十个仙人。

    三十年前,西秦凡上之人死伤已经不少。

    时至今日,不仅凡上境界的至高战力恢复如初。

    甚至真九境的人,还多出了好几个。

    西秦这一群人中,只有光头大汉上满知道他们昨日已经损失了好几个真九境的兄弟。

    其他人,只要仙人不说出实情,短时间里他们就不会知道。

    毕竟只有仙人兜里才会揣着西秦所有九境强者的命牌。

    一拳打碎了如笠金身之后,秦画进了皇城,入了皇宫。

    他的神识扫过正殿,发现居然宫中只有一个人,还有一个人。

    他不用想便知道,这个人一定是当朝女帝:李玄宫。

    当朝女帝,就是一个傀儡。

    女帝此时心如死灰,她虽在位几十年,但是一直未曾见过西秦王的样子。

    她想不到,今天第一次见,她便要被取而代之。

    墨海皇室李家乃是千年正统,随着如蓑的破碎一声,也将随之灭亡。

    宫殿大门在一道极其悦耳的呼吸声里化作了灰粉,随风飘散。

    女帝端坐于龙椅之上,看到前方大门处一个围着面纱的男子,缓缓的走进宫殿。

    女帝心中出现一丝感谢,心说最起码秦画没有将皇宫的顶直接掀了。

    然而秦画踏进门的下一刻便消失不见,女帝刹那晃神,只觉得眼前一花,便不知踪影。

    她还在想他去了哪里,未曾意识到秦画便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

    女帝终究是个凡人,当她被人提着衣服丢出去的时候才知道,来的人是仙。

    秦画像是丢垃圾一样,将女帝从皇椅上提了起来,直接往陛下正厅丢了过去,然后自己坐在了龙椅上面。

    对于皇位,秦画并不觊觎,但是有些人希望他坐。

    女帝是凡人,是女子。

    但是她有骨气。

    即使她现如今已经五十二岁了,她仍旧忍着跌倒在地的疼痛,咬紧牙关,一声不哼。

    秦画静静的看着她,李玄宫凡间女子的容貌已经显现出苍老,身材保养的不错,但是眼角的鱼尾纹依旧很是夺目。

    秦画终日只见修士与仙,往往对凡人很少去看。

    此时,他仔细瞧瞧女帝,心道凡间女人人老珠黄原来是这幅凄惨模样。

    女帝身上只剩下一分为皇几十载,岁月给予她的从容和优雅。

    但是,这些很快都将不复存在。

    秦画打算让她失去一切的离开,要让她像个战败的王。

    秦画坐在龙椅上,恢复了他在王府中随意栖身时的坐姿。

    刚好龙椅够大,足够他撑肘,放脚。

    坐姿十分惬意的秦画决定奖励自己这一短暂时刻的放松,于是摘下了面纱,露出了真容。

    秦画惊为天人的容貌,刹那间将女帝的目光牢牢吸引在了脸上。

    女帝承认,她看到秦画的第一眼,脸红了。

    那一刹那。

    出现在女帝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世间居然有如此美丽的人。

    然后第二个念头就是:世间居然有如此美丽的男人。

    待到女帝神色自然时,她突然明白了为何秦微凉那么美。

    父女父女,皆为祸国殃民之人。

    一个夺她的足下之国,一个夺她的心上之人。

    都不是什么好人。

    强盗!

    围纱仙人不再围纱,容颜如画的男子,一言不发。

    秦画在思索着该如何侮辱这个人间的帝皇。

    有了。

    不如,剥去她佯装从容的盔甲?

    一念起,天地间便风云呼应。

    女帝只是感受到了大殿之外吹进了一阵风,身上的金丝绸缎便全部化做了一小片一小片的布条。

    原本锦衣玉帛的利落绸缎,像是满天飞雪一样,洒满整个大殿。

    女帝一下子被微风剥了个精光,不着寸缕。

    女帝瞬间反应过来,慌忙之间只来得捂住女子身上最羞人的几处地方。

    墨海女皇,虽然已经年至五十有二,但是依旧保养得像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

    她皮肤白皙,看起来色泽光亮,似乎入手时会很光滑。

    如画一般美丽的秦画,虽然肯定不会对女帝的身体感兴趣。

    但是,这不代表他不会故意看。

    秦画觉得可以用目光羞辱一下这个人间帝皇,于是盯着她,目不转睛。

    女帝看着秦画饶有兴趣的盯着她,口中银牙紧咬,说出这许久时间里两人交谈的第一句话。

    “没想到威名远扬的西秦仙人对待女子的手段居然是如此的卑鄙,下流,无耻。”女帝气急败坏,白嫩的肌肤随着脸蛋泛起浅浅粉红。

    今日是女帝一生中最屈辱的日子,但是她知道屈辱的死去就是她这个无能的女皇最终的归宿。

    秦画还是没有理她,任由女帝说,女帝骂。

    他想听听,人间的帝王到底会如何无知,如何浅薄。

    女帝自打心意已决留在宫中,就已经设想到她会经历的各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此时秦画的沉默,使得她羞愤交加,牙齿就像要咬碎了,发出吱吱的声音。

    “呵呵,你这恨我恨得还想食我肉,饮我血?”秦画实在耳膜被女帝的磨牙声折磨到了,感到好笑,先开了口。

    “这算什么,我还想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女帝此时已经不打算活,什么话都要说。

    “来,光着屁股来杀我吧。”秦画眼睛微眨,女帝身前凭空出现了一把刀。

    这刀无比锋利,只是掉到地上,就直接扎进了宫殿的坚硬石板里,一丝刀刃都没露在外面。

    女帝捂紧身子,看着地上只露出刀柄的刀,心中生出无限绝望。

    她知道,她弱到连这把刀都拔不出来,更别说什么举刀杀人的傻话了。

    估计自己除了有力气捂住身上的肉以外,力量是这个天下最小的吧。

    可我还是人间的帝皇啊!

    女帝心中涌现一丝苍凉,她觉得自己从未像此时此刻一般无力过。

    终于,女帝仰头望着宫殿上方原本五彩斑斓,此时却黑洞洞的天花板,留下了眼泪,眼神变得空洞。

    她死意已决,轻轻叹息,逐渐失声,哽咽。

    “谁该凡间人,谁应地狱鬼?我该凡间人,我应地狱鬼。乘风作化雨,喝鸢当扑鹫。万千来如一,一如来千万。脸羞遮耳目,心乱诛旁引。堂皇侥冠冕,禽兽幸衣冠。君正襟危坐,朕叩首含息。几个痴儿问,半壁河山哽?”

    女帝流下的眼泪划过脸颊,一滴一滴的落到冰冷的地板上。

    她嘴里念叨的诗是少年时的公子云栖行云流水,挽袖舞墨时赠给她初登人皇的醒言警诗。

    只是,公子云栖已不在,无人再为她这个弱女子护她所爱的国了。

    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女帝的哭泣,在某个时刻终于发出了一丝轻微的鼻音。

    “谁应地狱鬼?谁应地狱鬼?”秦画瞬间如疯,一下子惊坐而起,对着殿中全身赤裸的女帝怒喝,“我西秦几十亿人都死了,我儿秦秋死了,就是该死的么?就是该死的么?”

    仙人声势,太过宏大。

    女帝不过一介凡女,直接被音浪掀飞殿外,震得五脏六腑挪移,口吐鲜血。

    鸠浅初到真九境,修为不及秦画深厚。

    而且宫中开始安静,鸠浅便随意用神识扫了扫,没发现除了女帝,殿中尚有别人。

    于是他就像是闲庭漫步一样,停在了殿门不远处,信步往里走。

    正当他走到大门口时,他听到女帝的诗,紧接着秦画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刚好一具人影也朝着他飞了过来。

    鸠浅下意识的伸手,直接将来者抱了个满怀。

    下一刻,鸠浅大惊失色。

    他感觉自己的手摁上什么柔软的东西,怀里的人直接一口血吐在他的手上。

    但是,今日的鸠浅已经不是昔日的那个冒失的少年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女子的长衫,将女帝白花花的身体裹住,以免春光外泄。

    鸠浅手脚太过于麻利,以至于女帝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便已身着了衣衫。

    “你还回来干什么?朕不是勒令你们快离开皇城吗?”

    女帝以为接住她的是她墨海皇室中的人,还没看清脸,便急着让他走。

    女帝心头微暖之时,不免对抱住她的人心生出一丝弱弱的责备。

    怎么要这么蠢,蠢到来救我这样一个必死之人?

    感动比悲痛更容易使女帝这样的女子潸然落泪,所以刚才一瞬间被音浪挂停的泪水,立即涌了出来。

    待到女帝发觉身上已经被披上了女衣,眼前人的面容很是熟悉但又极为陌生。

    她才意识到,来了个她不认识的人救了她。

    直到鸠浅转过正脸,然后伸手塞了颗药丸进女帝嘴中。

    她才认出这个救她的人就是她曾朝思暮想,日夜挂念过的男子。

    那个令她恨不得再年轻二十岁的男子,鸠浅。

    他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是你?!”

    女帝没想到她这一生还能见到鸠浅第三次,失神间笑出了声。

    时间在这一刻恍惚停止,女帝的眼中只有鸠浅。

    女帝记得深刻,她第一次见到鸠浅是在那个小城,鸠浅横剑鼓风掀起了她的裙摆。

    第二次是在人间会上,鸠浅越境克敌,勇夺第三。

    然后,第三次就是现在,鸠浅将她抱住了怀里,救了她的性命。

    女帝觉得,这个时候还能见他一面,此等喜悦已经不亚于劫后余生,值得深深刻入灵魂。

    女帝的思绪鸠浅完全不知道,他只觉得自己来的挺巧的。

    这一路上连个露面拦住他的人都没有,畅通无阻。

    “仙人,有雅趣啊。剥光了女帝,能让自己心里的痛苦少一点么?”鸠浅将造化玄元丹塞入女帝嘴中后,便扶着女帝的腰肢,脚尖一点,携着她重新进到了宫殿里。

    鸠浅瞅着仍旧金碧辉煌,气势不凡的莫海皇宫,有些感叹。

    上次他来到这里,还是人间会后的册封仪式。

    那时候得到了许多奖励,《疯魔引》,《神行》,《齐一策》,他直到前不久才全部修炼完全。

    鸠浅抱住自己再一次进了皇宫是女帝无法理解的。

    女帝不明白,刚才那么好的机会,鸠浅为何不跑呢?

    特意羊入虎口?

    还是说他修炼二十载修为飞进,对上西秦仙人有了胜算?

    女帝的脑子一刻也不停歇,一直在转,在想,在绝望和希望之间来回切换。

    多么好的一个逃跑的机会啊,女帝心中既有一丝鸠浅举世无敌的希望,也有一丝错失良机的惋惜。

    “你来这里,所为何事?”仙人收敛心情,走流程一样的提声反问。

    “带她走。”鸠浅指了指身边的女帝,淡淡的讲道。

    “你是不是太过于自信了些?你是胜得过我?还是救得了她?”秦画面对鸠浅听似天真,实则傲慢的话语,不怒反笑。

    “我和大哥一起来的。”鸠浅怕说得不够明白,补充道,“从东方世家那边来。”

    女帝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秦画一句话,聪慧如她便知道,鸠浅打不过他。

    不行,不能连累鸠浅。

    女帝一瞬间便打定了主意。

    “西秦王,这次的战争与他无关,希望西秦光明磊落,不要牵扯无辜。”女帝一边紧紧抓住鸠浅的衣襟,一边嘴中正色道。

    她言语间好像恢复到了人间帝皇应有的风采,从容不迫,大度自如。

    不得不说,鸠浅给她服的丹药真是好用,此时的女帝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

    “呦吼,看来女帝并不领你的情。”秦画冷笑一声,看戏。

    “闭嘴,蠢女人,你说了算么?”鸠浅没有想到女帝会插嘴,有些意外,也有些不耐。

    他说我蠢女人?

    女帝被鸠浅一句毫不留情的话堵的气结,立马感到一阵胸闷,半晌什么都说不出口。

    对啊,我说了算么?

    待到女帝反应过来,确实觉得是她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

    本就是仙人们的事,她这个凡人又能决定得了什么呢?

    女帝一瞬间便又没了气焰,恢复了黯然神伤。

    鸠浅没空去搭理女帝的情绪,有空也不会搭理。

    害怕秦画听不太懂,鸠浅接着说道:“我大哥烟尽雨他们在城外。你无法同时杀了我们两个人。”

    鸠浅觉得自己说到这个份上,聪慧如秦画,应该是懂了。

    秦画自然是懂。

    一切自在锦囊中,他脑子都不需要动。

    “西秦死了一个凡上和一个真九境的人,东方世家的事抵了。”秦画不希望鸠浅拿昨日的事再做文章,直言道,“我不追究,你也无法追究。”

    “我指的是你对大哥起了杀心的这件事。”鸠浅嘴角勾起,心道你别以为我是傻子。

    “你想用对付微凉那个妮子的法子对付我?”秦画感到好笑,居然你鸠浅也学会了要挟人,“你做得到吗?”

    “大哥做得到就行了。”鸠浅微微一笑,继而说道,“而且,其实我也可以做到。”

    秦画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女帝感到身边温度陡降。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

    女帝心里打鼓,尿意微生,光着屁屁往鸠浅怀中挤了挤。

    其实鸠浅和秦画交流的一切,女帝都听不懂。

    但是她知道此时是她了解这些仙人的最好机会,于是她凝心静气的听,试图理解,试图明白。

    哪怕,她知道,她就算听懂了也未必会有用得上的那一天。

    “威胁我,是你犯过的最大的错。”仙人手握斩神刀,轻轻一挥,整个宫殿便被狂风卷走,不知去处。

    此时皇宫,成了断壁残垣,没了皇宫的样子。

    这样的动静已经够大了,大得足够使得烟尽雨等人睁开闭眼。

    烟尽雨心如静水,握紧了天下第一。

    此时他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但是,烟尽雨还是希望,东风永远不要来。

    不然,真的会死很多人。

    裴三千等人被烟尽雨身上显露出的冷冽气息,吓得瑟瑟发抖。

    人间会首果然只有在没有杀心的时候,身边才能留有活物。

    感到烟尽雨身上散发出的嗜杀氛围,平一洛一瞬间动摇了他很久之前对烟尽雨的看法。

    他此时觉得殷家人就是烟尽雨杀的。

    或许,烟尽雨还只用了一剑。

    “来,送给你,杀了她。”鸠浅把女帝朝秦画的方向一推,亮了亮手腕上的红色印记。

    女帝此时手腕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在散发着红光。

    “子母转生阵?”秦画一眼认出了这个阵印,顿时怒发冲冠。

    鸠浅竟然学会了这一招。

    这一招,江河屠临死前用过。

    秦画眉头紧皱,终于明白秦豪叫他忍住是什么意思了。

    现在秦画很想一巴掌将鸠浅直接拍死。

    但是,想归想,西秦大计要紧。

    秦画激动了一瞬间后恢复了平静。

    很显然,他妥协了,不打算对女帝动手。

    “女帝,回来吧。他不会动手了,我们走。”就在女帝因为被鸠浅推开而伤心至极的时候,鸠浅勾起了嘴角,又说出了一句话。

    女帝彻底蒙圈,看着不可一世的鸠浅,不知道该恨他,还是爱他。

    但是,女帝只是片刻迟疑,最后还是欢快的跑向了鸠浅。

    鸠浅轻轻扶着女帝的腰肢,脚尖轻轻一点,带这女帝直上青天,升入高空。

    “女帝已死,仙人自重。”鸠浅抱走女帝,对着秦画最后说了一句。

    鸠浅知道皇宫只是秦画途经之地,他还要往北行,跨过上次他不敢逾越的那条界限。

最新网址:www.mmhtwx.com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mmhtwx.com/down/txt130955.html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http://www.mmhtwx.com/book/130955.html

棉花糖小说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五百三十七章 女帝已死,仙人自重)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第五百三十六章 本性难移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三十八章 公子下流
男人的虚荣心众生被子植物的一生思维导图闪光少女斗琴片段泡面图片